EN | 中文  

首页 > Insights e-Newsletter > > 重建管理:论数字化的真实颠覆性

视野档案

重建管理:论数字化的真实颠覆性

请点击这里获得PDF版本

文章摘要:许多评论家认为,由于数字发展的巨大影响,如机器人技术,自动化仓储,网上订购等,重建管理的角色发生了变化。本文认为,在工业以及后工业管理颠覆的漫长历史中,一些管理实践操作仍保持不变。作者以曾经作为一个重建管理经理的工作经历,评估数字化颠覆在艺术,工艺,实践或职业(任何你所关注的一个)方面对扭转公司困境的影响。

目前的一种管理理念表明数字化颠覆改变了一切。是这样的吗?或许一个更好的理念是,数字化颠覆分散了人们对管理本质问题的注意力。

让我们在重建管理的背景下探索这个新立的理念,对我来说,这通常意味着修复一个陷入困境的公司或部门。

重建管理是一种专门的管理形式,通常包括危机管理,但包含更多的活动。无论数字化与否,当公司和部门开始亏损时,重建管理是必要的。

亏损是公司出现问题的征兆,这通常意味着管理层错失了一个市场变化或新产品开发,或者一个长期团队无法应对时间和环境的经常性变化。

没有所谓的重建标准。每一个都是不同的、混乱的、复杂的。当公司开始亏损时,从糟糕的决策到犯罪行为,人们开始做一些出乎理智的事情。重建的最高目标是,在最少的运营和社会破坏的情况下,向其所有者恢复经营流通。

自现代社会的工业化以来,颠覆一直存在。大多学习过经济史的人都熟悉19世纪英国的路德派,他们摧毁了提高英国纺织业生产效率,让农场主富裕起来,但让体力劳动者变得贫困的自动化织布机和物流。任何关注质量的人都知道戴明和石川对汽车的持续改进过程,获得了更好的汽车,但使得汽车以及其他制造业的员工减少。互联网几乎取消了每一个中间管理环节。颠覆是先进工业社会的一个特征。数字颠覆是如今的新常态。

然而,“数字化”对重建管理影响甚微。在任何类型的颠覆中,尽管风格有很大的不同,重建管理经理都保持一致的步骤。作为一名实践者,我将分享我重建管理的方法,即使是那些被互联网应用程序数据化颠覆或影响的产物。

首先,我会介绍我自己,之后我会保持沉默洗耳恭听。根据我一两周认真听取的经验来看,那些不善管理的人就会泄密,并开始谈论。他们就是忍不住。无论你在日本、瑞士、中国还是英国,都是如此。你很快就会知道发生了什么。

在大多数国家,你可以相信别人对你说的话。但俄罗斯和美国是个例外,在那里,人们不知什么原因学会了对着你的脸撒谎而不感到尴尬或羞愧。所以在那些地方需要额外的验证。一旦你知道了核心问题,以及谁在撒谎,你就有了行动的基础。提示: 我强调一下,问题总是在表面。

第二,寻找失误。这意味着检查材料、费用和任何购买活动的账单。当管理层无所事事,或者花太多时间在其他董事会上,或者每周四早上打高尔夫球,或者在管理层来访时,坚持让年轻的女员工呆在公司公寓里时,只因现在酒店变得太贵,一切都开始分崩离析。人们能感觉到情况的恶化,即使他们不知道所有的细节。因此,他们开始寻找新的工作,并躲避自己的承诺。其结果是失误会慢慢渗透进来。

第三,要认识到,陷入困境组织中的人最终会出现在错的地方。当首席执行官和总经理开始赔钱时,他们会听每一个承诺。有一次,我刚开始工作,那里的电子表格一团糟,预算又难以理解。最近被任命为财务总监,也是首席执行官一个承诺投资的朋友,她告诉我她“只是不太擅长处理零”。这对金融业人士来说是个问题。这样的故事在一个全面重建中不是不常见的。

第四,负责。这真的很容易,因为大多数人在危机中都试图逃避责任。在伊拉克的电信重建工作对我来说很容易,因为在巴格达每个人都在错误的地方。我只是默默地负责信息通信技术的重建,让人们进入正确的岗位,让他们做好自己的工作,伊拉克的电信和互联网系统在今天被广泛视为重建的成功。

在上海,我不得不把四个中国合作伙伴集中在一个停滞不前的高科技、数字化合资企业,建立生产线,建立供应链,培训销售团队,用一些手段开除将销售合同卖给其他供应商的腐败销售经理等。然后公司开始发展,最终成为思科的一部分。有时候,你需要做的就是深入研究并找出答案。我得到了年轻的技术同僚们的帮助,他们希望谈判取得成功,但在谈判中没有一个合作伙伴是直截了当说出来的。当困惑、愤怒和焦虑出现的时候,你一定要有能力发挥作用,这对重建是有帮助的。

结论是:这一切都不依赖于、不独特于数字颠覆,也不是数字颠覆的结果。干扰和颠覆是重建局面的标准操作环境。

那么,数字化颠覆仅仅是一种营销伪装吗?推销咨询服务的恐吓战术?

这不是简单的伪装。数据化颠覆的存在就像笔记本电脑和云计算取代本地大型主机一样。没有人可以否认亚马逊已经把百货公司的零售业务撕成了泡影。数据化可以实现颠覆。当它带来重建时,艰难的工作需要被完成。这不仅在最被数据化颠覆的,高学历的应用密集型企业所需要,而对于垃圾工也是必要的,他们因地方政府更迭失去合同而无法支付给他们的垃圾车队。

我们都必须改变,我们都必须应对数据化颠覆字带来的干扰。例如,我在中国微信上有一个社交网络和播客,只有在美国网站上陈旧的信息才需要更新。我似乎被分散并且沉迷于Facebook关于任何关于俄亥俄州斯托本维尔的页面,这是我长大的地方,但却很少再去。(他们说在第三大街迪卡洛的披萨真的很好吃。他们有特殊的配方……你懂得我说的意思了?)数据化的吸引力有着极强的分散作用。但是电报、电话和电视也是如此。

我不断更新任何有关重建管理和其他启动业务活动的东西,包括数据化过程,但我尽量不被他们所倾覆。总之,重建管理经理需要保持灵活和开放的思想。

那么,数字化颠覆是否改变了重建管理工作的本质?

数字颠覆不会改变重建管理的本质。

重建是面对面的、强烈的人类活动。修复一家公司,保住工作和职业,并让其所有者获得更好的运营,这些都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进行的高级管理发展。对于一个好的重建管理经理来说,数据化颠覆只是另一种颠覆,一种分散注意力的颠覆,而颠覆正是我们要修复的。

 

Bob Fonow

董事总经理

Revenue Growth International Ltd.

咨询更多有关于重建管理:请联系作者以及雷博:enquiries@lehmanbrown.com

 

RGI公司在北京和北弗吉尼亚设有办事处。Bob Fonow是一个重建管理经理以及在北京和北弗吉尼亚教育服务的投资者。他是亚洲转型和重建协会的创始成员(ATTA)。

雷博国际会计是一家主要从事有关中国范围内会计和财务咨询服务的公司,服务范围包括: 会计与记账、审计与认证服务、公司税务、资产管理、个人所得税以及收购兼并。在北京(总 部办公室)、上海、天津、深圳、广州和香港设有专门办事机构,正积极在全国范围内建 立广泛的联合专业服务网络。我们综合多年的国际经验和对中国市场的实操经验,为您提供专业服务。